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回顾、现状与展望 ——兼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最新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一)

【摘要】仲裁裁决的撤销与不予执行是司法监督仲裁的两种重要方式,但由于立法在一些具体规定和两种方式的衔接上存在不完善之处,实践中这两种方式常被当事人滥用以拖延执行,其积极效果大打折扣。本文在回顾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发展历程的基础上,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最新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对该制度的现状进行了介绍和评析。最后,通过对现状的介绍和评析把握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完善方向。本文分三次刊登,此篇为第一篇。

    基于仲裁的民间属性以及国家立法赋予仲裁裁决和司法判决等同的法律效力,司法对仲裁进行适度监督已成为国际社会的通行做法。概括而言,司法对仲裁进行监督的方式主要包括对仲裁协议的效力认定以及对仲裁裁决的撤销与不予执行。其中法院过早介入仲裁程序对仲裁协议的效力进行认定既侵害了仲裁庭的自裁管辖权也可能导致法院借此与仲裁争抢或推脱案源,由此仲裁裁决的撤销与不予执行无疑成为司法监督仲裁最重要的方式,它的发展和完善将直接关系仲裁公信力的建设和仲裁事业的发展。2017年5月以来,最高人民法院相继颁布了一份关于仲裁的通知和三部关于仲裁的司法解释,其中有多条直接涉及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的规定,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对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重视。本文拟在回顾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发展历程的基础上,结合这些通知和司法解释对其最新发展作一初步探讨,并指出未来完善过程中需要注意的问题,以求教于学界。

 

                        回顾: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发展历程

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是伴随着现代仲裁制度在我国的确立而发展的,以仲裁法的颁布实施、仲裁法司法解释的颁布实施和民事诉讼法的修改为节点,它在我国的发展历程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

(一)制度确立阶段(1991—1994年)

仲裁法颁布实施前,1991年的民事诉讼法中就已经包含了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相关规定,该法第二百一十七条和第二百六十条分别对申请不予执行国内仲裁裁决和申请不予执行涉外仲裁裁决的条件进行了明确。但值得注意的是,1991年的民事诉讼法并未对撤销仲裁裁决作出规定,有研究者认为出现这一情形的原因在于1991年民事诉讼法颁布时,仲裁裁决代表的是政府意志,具有一般具体行政行为的确定力、拘束力、公定力和执行力,不存在是否有法律效力的问题,法院仅可以通过不予执行否定仲裁裁决的执行效力。此后,直至1994年仲裁法在第五十八条和第七十条分别规定了申请撤销国内仲裁裁决和申请撤销涉外仲裁裁决的条件,仲裁裁决的撤销制度才得以确立。

可以说,1991年的民事诉讼法和1994年的仲裁法确立了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框架和雏形,但此时的规定较为粗略且存在冲突之处,导致实践中出现种种问题。一方面由于缺乏细化规定使得在某些具体问题的处理上各地法院做法不一,比如若当事人认为法院对撤销或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作出的裁定有错误而上诉或申请再审,法院是否受理;若当事人在撤销仲裁裁决申请被驳回后,再以相同理由提出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法院是否受理等问题。另一方面由于立法在撤销和不予执行国内仲裁裁决的审查标准上规定不统一,使得某些案件虽然被驳回了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但却被执行法院支持了不予执行的申请,事实上否定了驳回撤销仲裁裁决申请的效力。

 

(二)初步发展阶段(1994—2006年)

在这一阶段,针对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实践中出现的种种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先后通过一系列批复和通知对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进行了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通过多次批复明确当事人对法院撤销仲裁裁决或驳回撤销仲裁裁决申请的裁定无上诉权、申请再审权,检察院无提起抗诉权;当事人对法院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裁定无申请再审权。第二,以通知的形式确立了撤销和不予执行涉外仲裁裁决的“内部报告”制度,明确在裁定撤销或不予执行涉外仲裁裁决前需报最高人民法院审核,待最高人民法院答复后,方可裁定撤销或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第三,通过批复初步确立了仲裁裁决的部分撤销制度,对我国仲裁机构作出的仲裁裁决若存在超裁问题,只要超裁事项与其他事项可以分割,则人民法院应仅裁定撤销超裁部分。

(三)规范化发展阶段(2006—2012年)

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批复和通知虽在一定程度上发展了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但这些批复和通知多是针对个案和具体问题的规定,且效力层级较低。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仲裁法司法解释》”),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条文直接涉及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内容,系统发展和完善了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使该制度进入规范化发展阶段,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在现行立法框架内理顺了撤销仲裁裁决与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关系,明确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被驳回后,再以相同理由提出不予执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二,就超裁问题明确了仲裁裁决的部分撤销制度,只有在超裁部分与其他裁决事项不可分割时才撤销整个仲裁裁决,否则仅撤销超裁部分。第三,明确了撤销仲裁裁决理由中“没有仲裁协议”和“违反法定程序”的含义,对仲裁协议被认定无效或被撤销的视为没有仲裁协议。第四,初步确立了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理由的默示放弃制度,若当事人在仲裁程序中未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提出异议,在仲裁裁决作出后以仲裁协议无效为由主张撤销仲裁裁决或者提出不予执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五,将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受理法院由基层人民法院提高到中级人民法院,使撤销仲裁裁决申请和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的受理法院在级别上得到统一。

(四)统一审查标准阶段(2012—2017年)

《仲裁法司法解释》虽对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作了较大发展,但限于司法解释的效力层级问题,它未能解决立法在撤销和不予执行国内仲裁裁决审查标准上规定不统一的问题。2012年修改的民事诉讼法对不予执行国内仲裁裁决的审查标准进行了修改,使其与仲裁法撤销国内仲裁裁决的审查标准保持了统一。具体而言,2012年民事诉讼法将1991年民事诉讼法中第二百一十七条第四项“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和第五项“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修改为“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和“对方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取消了对国内仲裁裁决进行实体审查的标准,更加符合国际社会对仲裁裁决仅作程序审查而不作实体审查的趋势。

总体而言,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发展历程基本体现了法院支持仲裁的精神,由实体审查转向程序审查且制度规定日益规范,对我国仲裁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但随着各领域改革的深入,新情况新问题不断涌现,现行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在某些方面已经难以适应仲裁制度发展的需要,亟需进一步发展和完善。

 

作者:牛鹏  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黄雄义,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2284

机构服务

机构服务

Service

返回顶部